路不平婴儿车不好推、溜滑梯被拆孩子玩什幺?欧巴桑联盟沈佩玲希望让政府听见妈妈的声音,决定参加市议员选举,一个从未接触过政治圈的素人妈妈将成为市议员候选人,她说why not?为了亲子权益及福利,进击的欧巴桑决定拚了!

素人妈妈参选市议员 欧巴桑联盟沈佩玲:让政府听见家长的声音

为了孩子的一句话,从与世「无」争到与世「有」争

过往从事专利申请工作,怀孕后萌生当全职妈妈的念头,加上工作后期常需出差离家,担心无法兼顾育儿,因此决定回归家庭。她加入亲子共学团体,和在地妈妈们喜欢带着孩子到公园放风,本来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,某日却发现溜滑被拆了,为回答孩子一句「为什幺要拆?接下来要盖什幺?」让她一步步研究发现事情并不单纯。

沈佩玲原以为透过1999或透过市政信箱就能解答孩子的疑惑,「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,我却受到公部门的阻扰,还获得一些奇怪的答案,因此勾起了我们这群妈妈的好奇。」和公部门沟通受阻,沈佩玲原想换条路找里长帮忙,却也一无所获,「里长不算民代,而是传达政令的窗口,只能够转达我们的想法,关于儿童游具、亲子权益等等,在里长的位子上无法做出什幺改变。」

沈佩玲决定从政并非一瞬之间,她从桃园的公园、土地、艺文等议题慢慢累积(航空城反迫迁、观音海岸藻礁受工业汙染等),而看到市政上很多不清不楚的地方,并与亲子共学的妈妈们组成欧巴桑联盟参选市议员,主要关切六大面向:儿童人权、亲子友善、环境正义、性别平权、劳工权益以及小民参政。

素人妈妈参选市议员 欧巴桑联盟沈佩玲:让政府听见家长的声音

「小孩虽然住在我们家里,可是他并不是属于『我的』,孩子有自己的生命和自主权,但我很清楚知道政府是属于我们的,因为人民缴的税、公务员的薪水都是来自我们。」沈佩玲并非政治专家,没有政二代背景,也没有雄厚财力,联盟中甚至有人连竞选保证金都拿不出来,她表示儿童没有选票,不能为自己发声,只要儿童权益没能被好好照顾,她就会一直争下去。

为了和公部门沟通,沈佩玲常带着孩子一起开会,多年来,她观察到公部门有了些许改变,例如开始重视参与式预算,较关注亲子对特色游具的需求,但她仍觉得不足,「我们不只希望公园换了某种新游具,而期望改变地方政府做规划、决策的思维,并愿意倾听妈妈们的想法。」

素人妈妈参选市议员 欧巴桑联盟沈佩玲:让政府听见家长的声音 素人妈妈参选市议员 欧巴桑联盟沈佩玲:让政府听见家长的声音 为自己而活,比当好学生更快乐

过往就读交大电子工程系、台大电子工程所,沈佩玲原本希望孩子像自己一样当个好学生、会念书、擅考试,但在亲子共学团体中认识「自主」观念后,她说:「孩子能够真真切切的为自己而活,比当个好学生更快乐!」

半年前,她带着孩子踏上自学之路,先让孩子探索自我再进行自主学习,父母则扮演协助者的角色。很多父母希望孩子未来能当医生、律师,沈佩玲认为那是爸妈对自己理想的投射,她希望自学能引发孩子主动探索、学习的兴趣与动力,进而和世界接轨。

聚集了八位同龄孩子与家长,沈佩玲与当地自学妈妈一起养孩子,她们也和全台近百个自学团体串连,互相分享教学资讯与资源。同时,这次她能参选也有赖自学组织支援,「我们这群家长共同分工,有人负责投入市政改造,有人则陪着孩子学习。」

素人妈妈参选市议员 欧巴桑联盟沈佩玲:让政府听见家长的声音

最近空汙议题受到各界重视,生活在台北、桃园或许感觉不明显,但沈佩玲观察到中南部承载了大量汙染源,孩子们甚至因空汙而造成眼睛、呼吸道不适。许多政治人物只顾好在地县市,但身为妈妈,沈佩玲盼望的并非「自己这一区好就好」,「我很在乎孩子未来是在什幺样的环境里生活,只有整个台湾的环境都好,下一代未来才能自由选择要在哪里生活。」声音细柔的她,为了孩子,句句都有力道。

沈佩玲心目中的「妈妈力」

做妈妈以来,我一路都是不会学到会、练到熟,怀孕了不会生小孩就去学呼吸、了解身体的结构,我生到第二个已驾轻就熟。投入市政改造到现在,我可以对公园的安全法规如数家珍,对全市的公园知之甚详,所有的东西都是学习,这就是欧巴桑的坚韧。

在为孩子争取些什幺的那刻,我才发现自己有妈妈力。原来妈妈力一直在我身体里,是行动唤醒了勇气和自信。孩子与我的对话也让我保持警醒,让妈妈力放在需要使用的地方。

素人妈妈参选市议员 欧巴桑联盟沈佩玲:让政府听见家长的声音